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以案示警

這個薄弱村服務性收入為啥這么高?

發布時間:2019-12-24 09:09:54 來源: 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日前,溫州市洞頭區北岙街道的5樓會議室內氣氛嚴肅。當天召開的違紀違法案件通報會上,原風門村(現改為風門社區)3名村干部因職務侵占罪被通報,北岙街道3名相關人員被問責。以案為鑒,街道黨工委開展集體廉政提醒談話,在場150余名黨員干部深受震動。

  為壯大村集體經濟收入,2014年3月,原風門村集體下轄公司承接街道某安置房的土方開挖和場地平整工程,這本是利村利民的好事,將為村集體帶來不菲收入。然而,一些村干部卻在這筆180萬元的工程款上打起了主意。

  為謀取個人利益,原風門村黨支部書記葉明友、村委會主任陳兵、村務助理許曹師,3人聯合耍起了“偷梁換柱”的把戲。他們以“風門建設工程服務部”的名義對該項目進行工程收款結算,對內通過偽造服務協議書和收款收據等材料,上報街道領取高額獎勵報酬,3年來共侵占村集體資金28萬余元。

  在北岙街道農經站出具的一張各村服務性收入匯總單上,調查人員看到集體經濟薄弱村風門村的服務性收入遠高于其他村。這樣顯而易見的常識性“漏洞”,緣何還能順利通過上級單位的重重審核?

  原來,街道農經站原農經員林萍萍在審核風門村相關材料時,發現了其收入畸高的事實,僅向領導匯報了情況,并未進一步核實建議。街道農經站原站長蔡后編在接受審查時說:“當時正值年關,事情較多,我們審核較為匆忙,主要看看遞交的書面材料,有沒有符合條件的協議、收據和銀行進賬單。林萍萍來匯報時,我知道當時的風門村為增加村里經濟收入成立服務部,以為服務部是向其他企業收取了正常的服務費,之后兩年就沒有再復核。”

  同樣“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情況,還發生在北岙街道辦事處原副主任、農經站原分管領導顏賢權身上。“我知道這個工程是風門村施工的,疏忽大意下沒有多問一句。要是知道他們把工程利潤當成服務費上報,那肯定是不會批的。”顏賢權說。

  今年5月,在洞頭區的專項督查中,原風門村偽造服務協議書的問題線索浮出水面,洞頭區紀委區監委立即介入調查。

  經一案雙查,因未積極履職,林萍萍受到提醒談話處理。此外,因履行工作職責不力、審核把關不嚴,蔡后編受到黨內警告處分,顏賢權受到誡勉談話處理。

  執紀者說

  洞頭區紀委常委、區監委委員郭陸軍:

  該案中,村干部騙取工作報酬獎勵的手段并不高明,卻能連續3年得逞,如果審核時多一份責任心,多問一句為什么,又豈會被“偷梁換柱”的小把戲蒙住?責任缺失的背后是主觀經驗主義和形式主義心態作祟。區各級黨組織要教育引導黨員干部以更加務實和審慎態度盡責履職。紀檢監察機關要精準發力,對“三資”領域內發生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從嚴問責,切實起到處理一個、警示一線、教育一片的效果。(溫州市紀委監委)

編輯:胡綏楠
国家为什么不敢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