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以案示警

“調頭用用嘛,除了會計也就你我知道……”

發布時間:2019-12-18 09:56:00 來源: 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你聽說了沒,原來的村長張忠也被判刑了,可比書記老丁嚴重多了!”

  “張忠恣意妄為慣了,早晚得出事,他這是罪有應得!”

  前些日子,杭州市西湖區雙浦鎮板橋村原村委主任張忠(歸案時任板橋村黨委書記職務)一審宣判的消息傳回村子里,一下子就炸開了鍋,村民們都在拍手稱快、奔走熱議。那么,板橋村村民們如此憤懣不平的背后,究竟發生過什么事情呢?

▲圖為張忠一審庭審現場

  獨當一面 贏得信任

  事情還要從2011年3月說起。當時正值換屆,已經在板橋村工作了三年的張忠當選為新一任的村委主任,開始與書記丁仁全搭檔管理村里全面工作。

  起初,張忠和丁仁全互相配合著,把板橋村大大小小的事務管理得井井有條。慢慢地,張忠對村務工作越來越熟悉,也越來越上手了,里里外外都能獨擋一面,贏得了丁仁全的肯定和信任。

  過了一年多的時間,丁仁全十分認可張忠的工作能力,覺得他挺能干的,已經完全不需要自己再額外操什么心了,便漸漸開始了“無為而治”,實行“懶政策略”,把村里事務“全權”交由張忠打理。

  貸款到期 動起“歪腦經”

  2012年8月的一天,張忠遇到了點“麻煩事”。當時他正在辦公室坐著,突然接到一通銀行的“催款”電話,原來是他個人經營的副業有一筆50萬的商業貸款已經到期了,銀行扣款未成功,業務員便打來電話催促提醒,張忠這才想起自己貸款到期的事情。

  他當即連續撥打了幾個電話,向熟悉的朋友緊急借錢周轉,但是都不湊巧,沒能順利借到,最快也要等個幾天,一時之間,張忠心里有點暗暗著急了。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村會計敲門走了進來,張忠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周轉資金的好辦法。

  和村會計說完工作上的正事,張忠貌似平常地又交代了一項事情:“等下你從經合社賬戶給我的綠化工程公司打50萬,我調個頭用用,過幾天就轉回來。”

  張忠說得不動聲色,村會計應了一聲就照辦了。

  貸款危機解除,張忠心里松了一口氣。

  暗箱操作 三年挪用650萬元

  大約半年后的一天,一向“默默無聞”的丁仁全突然找張忠,說自己合伙人的茶葉生意需要資金周轉,臨時借40萬應應急。張忠一聽,順勢就把上次“自作主張”的事情向丁仁全“坦白”了,他看書記聽了也未置可否,就假裝隨意地支了個招:

  “村里賬戶上有錢,轉個賬不當緊,反正是調頭用用嘛,除了村會計也就你我知道。”

  張忠說得“滴水不漏”,丁仁全因為急用也就“默認”了。

  從那以后,丁仁全和張忠兩人之間仿佛達成了某種“默契”,但凡生意上有個急用錢的時候,就跳過村班子會議、村民代表大會和股民大會,口頭向村會計交代一聲,采用不記賬的方式,擅自挪用板橋村集體賬戶里的資金來為各自的企業及朋友進行轉貸,各自對出借錢款負責。

  久而久之,丁張二人對這套“騰挪戲法”的暗箱操作甚為滿意,彼此心照不宣,私下里還約定了“互不干涉”原則,真是令人瞠目。此后三四年的時間里,兩人各自挪用公款6次,其中最長的一次挪用24天。據統計,丁仁全共計挪用集體資金310萬元,張忠共計挪用集體資金340萬元。

  火中取粟 終落法網

  在“恣意弄權”中嘗到甜頭的張忠開始嘗試更大膽的“火中取栗”。2014年1月,在雙浦鎮科南路借地項目中,張忠利用協助鎮政府開展借地補償資金發放管理等工作的職務便利,通過偽造銀行轉賬單據的方式,冒用被補償人葛某之名,將地面附著物補償款50萬元“輕輕松松”揣進了自己的腰包,用于個人經營性活動和日常消費支出。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西湖區紀委監委陸續收到關于張忠的舉報信。

  2018年10月,西湖區紀委監委對張忠采取留置措施,并逐一查實了丁仁全、張忠的違紀違法問題。

  2018年12月,丁仁全、張忠被開除黨籍,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2019年1月,西湖區人民法院以挪用資金罪判處丁仁全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

  2019年9月,西湖區人民法院以挪用資金罪、貪污罪等數罪并罰,一審判決張忠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5萬元。

法庭向張忠宣讀一審判決結果

  “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丁仁全、張忠一案給我們深刻提醒。”結案后,西湖區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表示。

  近年來,針對村社小微權力運行中存在的制度漏洞和廉政風險,西湖區進一步健全村社集體“三資”管理體系,用制度來規范管理行為和監督行為,把清廉鄉村建設壓緊壓實到村社“最后一公里”。

  (錢清 西紀宣)

編輯:成競
国家为什么不敢查彩票